殷封

随便写点段子,更新随缘。
现入雷安圈,取关随意。

【轮回毒日常 】(9)又宅又直,吃枣药丸

搞事BGM分享1

搞事BGM分享2

随缘系列更新,下次再更就是完结篇了。

真的十分感谢还有人看这个没什么营养的破段子了。

全部写完我会整理个全篇版本发百度云出来。估计也没几个人下着看你要点脸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谢各位不杀之恩,我们第十章见。

【轮回毒日常】1

【轮回毒日常】8

 

81.

我们三个差不多逛了一天,回到酒店以后我瘫在床上完全不想动弹。

江波涛瘫坐在床的另一角。

周泽楷也累,但是他在慢慢悠悠准备洗漱用具。

等他收拾完东西洗完澡之后,我和江波涛进入了昏昏欲睡的状态。

“起来,洗澡睡觉啊”周泽楷推推边儿上的江波涛,江波涛翻了个身。

“……”周泽楷转头看我,我闭着眼睛冲他挥挥手。

“让我睡吧……我已经不行了……”

我虽然闭着眼睛没有看到周泽楷此刻的表情。

但是我知道一定是写满了嫌弃两个字。

 

82.

虽然白天比较累,但我睡觉一向没有那么沉。

当天晚上我被周泽楷的东北话吵醒了。

一般来说被吵醒的话多少都有起床气,但是我当时醒来的时候没吭声。

主要是他俩对话太迷了,好奇心硬是盖过了我的起床气。

周泽楷(东北腔):“啥啊?咋回事儿啊?”

江波涛(小声):“噗哈哈……”

周泽楷(东北腔):“啥啊?笑啥啊?”

江波涛(小声憋气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泽楷一个标准南方口音的南方人硬讲东北话,极度……搞笑。

我实在是憋不住了,干脆一屁股坐起来吐了起码句能比周泽楷正宗的东北话:

“你们俩干哈玩意儿?闹呢?”

江波涛彻底收不住了,终于放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83.

我一脸懵逼的问周泽楷:“不是?你俩大晚上不睡觉干啥呢到底?”

黑暗中我看不清周泽楷的脸,但是听他语气十分委屈。

“他闹我!”

江波涛:“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往床对头出溜两下,隔过周泽楷拍了江波涛一巴掌:“你什么情况?”

江波涛这才慢慢停下笑,跟我解释说:“我睡觉翻了个身,不小心压到他了,结果他就……哈哈哈哈哈!”

周泽楷跟着我也给江波涛一巴掌:“你还笑!”

然后我们三个在凌晨两点多的黑夜中,就周泽楷的口音问题聊了一个多小时。

   

84.

白天的时候我曾经问过江波涛能不能说绕口令,他一笑带过驴了我。

在这个夜晚我不死心,又问了一遍。

“来,你跟我学一句啊。我家门前有四棵死涩柿子树。”

可能是刚才笑的比较开心,所以江波涛毫不抗拒地跟着学了。

“我家门前有四棵…洗社……柿寄树……”

“死涩……西记述……”

“柿子叙……”

“……你俩能不能别笑了?!”

 

85.

折腾完江波涛我又问周泽楷:“你也来一句?”

周泽楷字正腔圆的开口道:“我家门前有四棵死涩柿子树。”

我大惊,“哎呀!可以啊小伙子!”

周泽楷笑笑:“我高中学播音主持的。”

他的外貌条件是真的不错,腰细腿长的,脸也是那种让人看着很舒服的感觉。

但是一想到周泽楷语音开黑的时候……

“你……播音主持的???”

“是的呀。”

我和江波涛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86.

为了表现我也能字正腔圆的说绕口令,我又重复一遍。

周泽楷拍手:“对!”

我:“皮哥你也试试!”

江波涛:“……我家门前有十……四棵死……设涩……”

就在我和江波涛深夜激情绕口令的时候,周泽楷也没闲着。

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发了条空间说说。

 

一枪穿云:现在。

                   一叶在教无浪绕口令。

                    发音饱满,字正腔圆的那种。

                    他们不睡觉的吗?

 

87.

第二天早上我们三个都没成功起来。

十一点多我看了看上海的天气,又看了看室内的凉气。

“……我们傍晚出去觅食顺便夜游上海吧!”

“好主意!”

“……”周泽楷看着我俩窝在被子里点外卖,深深地叹了口气。

 

88.

我们三个人下午出门找了附近的网吧避暑。

嗯……里面真的挺凉快的。

上线在群里喊了人组队。

方哥最先响应,但是组队还差个人,我们这四个人顶多凑桌麻将。

队伍里开了语音,闲的和方哥唠唠嗑。

江波涛开麦闲聊:“等人好无聊啊,方哥来唱个歌呗?”

【笑歌自若 离开语音频道】

江波涛怔楞三秒:“……嗯?”

 

89.

要不是看江波涛眼神太凶,我真的能当场笑到拍桌。

就在这个时候,残忍静默进队了。

残忍静默是方哥同校的朋友,真名叫啥不知道,就是以前听过方哥半开玩笑的喊过他户口,然后我们就都这么跟着叫了。

户口一上线就被周泽楷拉进队伍里,江波涛又开口了:

“户口开麦,讲个笑话!”

【队伍】

【残忍静默】:……

【残忍静默】:我今天中午很饿

【残忍静默】:于是我就把话筒吃了。

【残忍静默】:end

江波涛:“………………”

 

90.

没两分钟方哥上线了。

“不好意思啊,刚断了下网,无浪是不说啥了啊?”

江波涛:“……呃,不,没什么。”

我密聊周泽楷。

【一叶之秋】:你想笑吗?

【一枪穿云】:憋的难受!

 

91.

打游戏的时候江波涛顺口问了一句方哥来不来玩?

我顺手还给发了地址。

万万没想到,晚上从城隍庙玩回来的时候,江波涛的手机收到了一条来自方哥的消息。

“我到酒店了,在你们隔壁房间住下了,刚刚敲门没人,你们在哪儿呢?”

我们三个人:“……???”

江波涛突然露出了【这里有个老实人我们快欺负他】的蜜汁微笑。

“我们在外面的网吧啊,打算包夜来着,要不方哥你在附近找个网吧?”

“好啊,不过不放心留你方嫂一个人在酒店,我把她也带过去好了。”

“嫂子也来了?”

“是啊,没事的,我们俩一起在网吧陪你们包夜也行的。她说在旁边玩手机。”

“……”江波涛的良心受到了冲击。

周泽楷趁机把江波涛的手机抢回来发了条语音。

“方哥!别听他瞎bb”

方哥:“嗯?????”

 

92.

我们三个回到房间,搞事的细胞蠢蠢欲动。

江波涛抖着腿:“刚刚方哥说嫂子也来了是吧?”

周泽楷点点头。

我:“怎么了?”

江波涛搓手手:“我们敲门去问他要不要‘特殊服务’吧!”

我一拍床铺:“好!谁去?”

“周泽楷!”

“好!”

周泽楷:“啥????”

 

93.

周泽楷其实是拒绝的。

周泽楷其实是非常不想理我们俩的。

我甚至能感觉到他想把我俩关在门外的冲动。

“为什么!”周泽楷怕吵到隔壁方哥,疯狂小声bb。

“你高中不是学播音主持的吗?”江波涛一本正经。

“呃,是……吧?”周泽楷犹犹豫豫。

“这么重要的任务!我们之中就你最有开口资格啊!” 江波涛继续怂恿。

“呃……”

我紧跟着补刀:“难道你不想知道方哥听完是什么反应吗?”

“……”

周泽楷沉默了!

周泽楷低头了!

周泽楷屈服了!

我和江波涛背着周泽楷隔空击掌。

 

94.

我们三个人蹑手捏脚的摸到隔壁方哥门前。

用我妈的话来讲,就我们三个现在这个样子,不偷都像个贼。

周泽楷一个人站在门前,用眼神向我们发来求救电波。

我和江波涛闭上了双眼,假装看不见。

“……”

“叩叩叩——”

“谁啊?”

周泽楷捏了捏嗓子:“您好,需要特殊服务吗?”

“……”

“……”

场面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95.

周泽楷说完就推着我们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进了拐角。

我们甚至都不确定方哥到底听没听到后面那句话。

不过我大着胆子跑去趴在门边儿上听声音。

一个女性声音:“我刚洗澡没听见说话,谁敲门啊?”

方哥:“呃、咳……不知道啊。”

经过这几天的活动,我清楚的认识到一点。

憋笑,是门儿技术活。

 

96.

趁着我俩没注意的时候,周泽楷拿着房卡,回屋了。

我和江波涛在外面偷偷笑。

但是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周哥!我错了!你把门开开吧!”

“开~门~呐!”

“小周周乖乖~把门开开~”

周泽楷没开门,但传来了一句台词。

“呵。男人。”

大概是我们喊声音有点大,隔壁方哥把门开开了,他抱着胳膊倚在门框上看着我俩一个蹲着锤门一个站着哭嚎。

方哥缓缓摇头,接着高冷一笑道:“善恶终有报。”

“……”

“……”

 

97.

江波涛低着头:“方哥我错了。”

我立马有样学样:“求方哥收留。”

这个时候嫂子擦着头发出来看:“谁啊?”

看到女性我立马精神了起来,自认为彬彬有礼的说了句:“嫂子晚上好!”

嫂子噗嗤一笑。

方哥叹了口气,拿起手机发了条语音:“行了小周,他俩知错了。”

“你俩还带串通的??”

我与江波涛对脸懵逼。

 

98.

周泽楷把门打开放我俩进来。

一脸审视的表情等着我俩认错。

我咳嗽两声:“咳咳,这个,就目的而言,我们并没有整到方哥。”

周泽楷举起了手机,给我们看他和方哥的qq消息。

【方哥】:刚才……是你吗小周?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他俩欺负我!!

【一枪穿云】:记仇.JPG

 

99.

如果不是站着,我俩能从床上笑到地上。

周泽楷全程冷漠脸。

 

100.

当晚不知道为什么,我和江波涛都处于失眠状态,一人睡一边儿的玩手机。

凌晨五点多,相视一笑,推推早就睡着了的周泽楷。

“嘿!起来吃早点了。”

我以为周泽楷这个点应该睡的比较沉,没想到他一下就醒了,甚至还坐了起来。

“早点?什么早点?”

“……”

 

 

 

 

          

 

评论(14)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