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封

我发现我好像只会写点儿段子…

【七期】不疯魔,不成活(4)

——————————————

本章大量药庙的故事。

 
 

清风绿柳邀月影,夏雨蓝溪映游鱼。

 
 

让我们共促生命的大♂和♂谐♂

——————————————

61

徐景熙是见过几面袁柏清的,但是并不认识他。

不过袁柏清认识徐景熙。

知道他叫啥,几班的,甚至还有一些趣闻轶事。

当然,都是他自己闲得无聊听来的。

段子供应手刘小别咳嗽一声。

“那啥,大头你赶紧给人让开。回你们宿舍去,楼妈快要查到你们那儿了。”

“哦哦!我走了!”袁柏清从上铺翻着下来,没站稳,不小心踩了徐景熙的鞋。

“嘶——”孙翔刘小别邹远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袁柏清咽了口吐沫。

这下完了……

 
 

62

徐景熙何许人也?

当初袁柏清可没少听刘小别跟他吐槽这号人。

最早分宿舍的时候,五个男生聚在一堆。不知道谁提了个意见,

“咱出去搓一顿呗!”

得到宿舍内意见的高度统一。

后来宿舍内只剩下出去吃饭能够挽留他们的团结度。

 
 

63

然后就“出去吃啥?”这个话题而再度闹腾起来。

 
 

64

后来那次聚餐五人去了都能接受的麻辣烫。

有人点了肉。

徐景熙不知道。

于是徐景熙的碗里莫名其妙多了羊肉卷。

徐景熙用筷子挑出那一星半点的肉卷,皱眉问:“这啥?”

李华开了矿泉水瓶盖:“羊肉啊。”

徐景熙皱眉:“我不吃肉。”

李华喝了口矿泉水。

邹远问道:“你是不爱吃肉吗?”

徐景熙:“我信教。”

“佛教。”

“噗——”一口水喷出去的李华。

无辜湿身的刘小别“……”

“李华你妈!!!”

 
 

65

其实徐景熙也不是信佛教。

他就是有一天生的吃肉犯恶心的毛病。

加上刚好奶奶比较信佛,他就随了奶奶的习惯。

小的时候他还会跟别人慢慢解释清楚,后来被隔壁班小孩儿嘲笑他一点儿都不男人之后他就懒得再解释了。

从此以后他就干脆对外声称自己信教了。

 
 

66

再说说徐景熙另外的一个习惯。

轻微洁癖。

正常情况下还好,看起来很正常。

体现的最明显的时候,就是他每晚刷鞋的时候。

他每天晚上都在刷鞋。

只要是孙翔他们所能看到的视线的范围之内,总能看见徐景熙正在刷鞋,或者手握鞋刷,去刷鞋的路上。

废话,这可是在学校,谁让他爱穿白鞋。

 
 

67

回到现实。

袁柏清踩了徐景熙的脚。

这本来没什么,

但是相应的,

袁柏清踩脏了徐景熙的大,白,鞋。

徐景熙本来就有点反感别人不经他的同意就躺了他的床铺。

现在到好,那个伤害他床铺的凶手又伤害了他最爱的鞋。

怎么说呢,徐景熙背后的黑气已经实体化了。

 
 

68

“大哥我错了!”袁柏清试图唤起徐景熙仅剩不多的理智。

孙翔唐昊刘小别趴着乐呵看戏。

邹远劝他们俩能和解就别吵架,能吵架就别动手。

徐景熙一只手搭上袁柏清肩膀。

袁柏清吓得后退一步。

“你先回宿舍吧。”

袁柏清懵逼当场。

这就完了?!?!?!

 
 

69

怎么可能。

徐景熙淡定的从床底下翻出来另外一双白鞋。

“你今天晚上上完晚自习过来,咱俩好好聊聊。”

孙翔第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紧接着是刘小别扭过头笑。

唐昊整个人都笑瘫在了床上。

邹远把自己的脸埋在枕头里,肩膀一抖一抖。

 
 

70

晚上过来的袁柏清一脸忐忑。

袁柏清推开门的一瞬间,孙翔还以为自己看到革命烈士上前准备英勇就义的光荣景象。

徐景熙坐在桌边,递给他一盒奥利奥。

“把它吃了我就原谅你。”

袁柏清还没反应过来呢,邹远先“啊——”了一声。

李华捅捅邹远问“你咋了?”

邹远摇摇头,孙翔突然恍然大悟说了一句:

“该不会是你把徐景熙每个奥利奥拆开舔了一圈然后塞好又放回去让袁大头吃吧!”

刘小别甩他脑袋一巴掌:“给我把脑洞关上!”

 
 

71

袁柏清表情复杂,问:“真的假的?”

徐景熙高冷一笑:“吃过你就知道了。”

袁柏清突然怂了,往旁边李华凳子上一坐,哭诉道:“大哥我知错了!你就放过小的吧!大不了以后我给你刷鞋行不?”

徐景熙放下翘着的二郎腿,“这可是你说的。”

“……啊?”

 
 

72

孙翔在袁柏清走了之后问徐景熙:“你那饼干里到底夹得什么啊?”

结果没等徐景熙回答孙翔的问题时,李华突然喊了一句:

“诶?我薄荷味儿的牙膏怎么空了?!”

 
 

73

至于后来袁柏清故意把徐景熙的鞋刷坏,俩人从此结下不解之仇,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74

袁柏清在二楼的六班是理科生,徐景熙是二楼的七班是文科生。

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简直恨不得用鼻孔看路。

孙翔刘小别同样是七班的,每天下课看着徐景熙出门,

转身,

扭头,

“哼!”,

走人。

“……”

“……”

孙翔:“他俩有病吧?”

刘小别摇头叹息:“狗咬狗,一嘴毛。何苦呢?”

 
 

75

唐昊第二天听刘小别绘声绘色的把袁、徐二人的恩怨讲了个荡气回肠曲折离奇。

刘小别手持一木质笔盒当成惊堂木,往桌子上那么一拍。

“啪——”

“话说那日夜晚,朗月当空……”

“哎!等等!”孙翔连忙打断,顺手抽回自己的笔盒。“我记得那天晚上月亮让雾霾挡了啊!”

刘小别痛心拍桌:“这是剧情需要!你懂不懂!你懂不懂!哪个说书剧情前没有个背景铺垫的?!”

唐昊:“……”

唐昊怒吼:“你就不能好好说话!”

 
 

76

后来唐昊从刘小别那听说书后,觉得自己不像是听说书。

更像是收听了一栏法制栏目剧——《谁动了我的白鞋之校园凶杀案》。

 
 

77

孙翔捧着瓜子一边听刘小别说书一边打岔,还挺乐呵。

“哈哈哈哈我就觉得奥利奥里面肯定动了手脚!”

“…我刚说哪儿来着?算了我从袁柏清进门开始吧。”

“……”

 
 

78

唐昊在这一天,给自己的人生下了两个决定:

第一,不要试图找刘小别给自己讲故事。

第二,找刘小别讲故事千万不能让孙翔在旁边。

 
 

79

下节课是体育课。

刚巧七班的体育课和唐昊他们三班的体育课重了。

于是三个人结伴下楼。

直到各班集合,刘小别才把事情讲了四分之三。

 
 

80

两个班解散后,孙翔抱着篮球不断用眼神催促刘小别之后。

刘小别花了十秒钟时间讲完了最后的四分之一。

“……”

唐昊:“你特么早这么说啊刘大贱人!”

 
 

——————TBC——————

下一章会写到写昊昊和小远小时候的事儿。

继续求留言。

 

评论(7)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