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封

我发现我好像只会写点儿段子…

浅沙


01 开始之前

一天早上我收到了一封邀请函,是王盟给我从杭州转寄过来的。那时我在广州办点事情,快递是我临近退宾馆之前发来的。

邀请函是当地举办的一次关于翡翠论坛的活动,我对翡翠的兴趣不高,不过看在举办方之一是我的一个大学同学的份上,这点薄面总还是该给的。

论坛过程就还是一般情况下开的那样,一堆子老头学者这个发言那个讲话,一点可看性都没有,所以他们具体说了什么我也记不住,当时的场景简直就像是我上高中时站在红旗下听着演讲似的,一样的思绪乱飞。唯一让我记忆尤深的,就是我中场溜出来休息时认识的蓝庭。

蓝庭是名作家,女作家。她的身上带给人一种很安宁的气质,我很乐意亲近这样的人,更何况对方还是个美女。

聊了几句之后知道蓝庭也是受不了里面过于沉闷的气氛才出来的,有了共同点后话匣子一下子便打开了,我们从书聊到了出版社聊到了接下来的行程,再到当地的美食。最后中场休息结束后还约好了每隔两个月就互相给对方寄吃的。我给她寄台湾的吊钟烧,她给我寄杭州的绿豆饼。

论坛结束后,我收拾东西去了台湾。

我去见了张海客。

说实话,我每次见到他都会有种不适应感。任谁见了别人身上长了一张自己的脸都会不舒服吧,更何况有的时候他还会故意在我面前做各种诡异的表情,让我认识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傻逼的自己。

除了第一次在墨脱见到他,而第二次见是在北京。

当时我刚从花土豪那吃完饭,嘴里还叼着牙签,在街边正溜溜哒哒准备压压马路消消食,准备去胖子店里。路过一胡同口的时候,我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声猫叫,下意识去看了一眼。

如果我是看见了猫,那不算稀奇,但是我那一瞥看见的可不仅是猫,还有一个男人。

身高约莫与我差不多,穿的是深灰色的大衣外套。等他彻底走出胡同的阴影处时我才发现,这人长了一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

虽然我已经过了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就惊讶的年龄,而且我也不知见过一个和我长得一样的人。但是心里还是有种毛毛的感觉。

”我“盯着我看了半天,忽然把手伸进大衣兜里面。我警惕的向后侧了侧身子,”我“忽然笑了出来,摸出来了一盒中南海和一个银质的Zippo打火机。

”吴邪,好久不见。“他这么笑着说。

”张海客?你来找我干吗?“我有些惊异,没想到竟然是他。

”最近穷了,找你来借俩钱花“张海客低头沉吟了一会儿,冒出了这么个答案。

”扯淡!没钱你拿Zippo,当老子好糊弄啊!“我有点毛躁。


”没啊。这是作案工具,不能随便乱丢的啊。“他把打火机往兜里一踹,来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有点无语。”换个地方说。“

我带着他东绕西绕到了一个四合院。这是秀秀家的另一套房子,很多年没人住了,我也只来过一两次。上次来也是为了躲避下小花,我不能让他知道我跟秀秀偷偷看他们家的族谱。

张海客进来四处扫了几眼,也没发表什么意见。只是走到一边的小石桌边,摸着上面的灰尘低头说了一句:

“你知道巴丹吉林沙漠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