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封

我发现我好像只会写点儿段子…

【七期中心】校园扯淡回忆篇·不疯魔 不成活(0)

【七期中心】校园扯淡回忆篇·不疯魔 不成活(0)

本章同前文联系不多,就是把之前想到的、没办法写出来的梗写一写。

可以当做独立的篇章看。

本文行文极乱,如果看完能觉得乐一下就好。

 

1.

袁柏清被叫做袁大头不是没有先天原因的。

说起来就要到很早的时候……

小学时期的袁柏清还是一个很容易害羞的孩子。

袁柏清那个时候逃避心理很重。

所以一度很害怕被老师点到名。

有一次老师要随机挑同学回答问题。

袁柏清很害怕,就拼命低着头,甚至试图把头塞进书桌的抽斗里。

然后他就真的塞进去了。

差点儿没拔出来。

 

2.

其实刘小别那个时候就跟袁柏清同班了,但是他对长大后的袁柏清的脸没什么印象。

当时他们两个座位离得很远,两个人又不算很熟。

况且袁柏清后来转了学,直到高中的时候才跟刘小别再次同班。

同样,袁柏清其实也不太记得刘小别这个小学同学。

但是这个事情让刘小别记了好多年,有时候跟朋友聊天他就把这件陈年往事揪出来当段子讲。

直到后来有一天刘小别跟袁柏清聊起来这个段子。

“……”

“怎么了哈哈哈哈不好笑吗?”

“刘小别我c你大爷!!!”

 

3.

据说刘小别的耳力一向很好。

不过在孙翔他们眼里所谓的耳力好使,一般都是体现在做英语听力上。

他本人解释说这是因为他的耳朵十分灵敏,甚至能听见来自阴间的声音,更何况这小小的英语听力。

故此刘小别对于耳机这种东西十分挑剔。

奈何他不过一介学生党,穷。

于是刘小别含辛茹苦吃了三个月的食堂,终于攒下了买耳机的钱。

每次在宿舍里写作业的时候,刘小别就会挂上他的心肝宝贝儿写作业。

听歌写作业很正常。

但是你们谁见过一边刷刷刷写着作业,一边带着迷之微笑,时不时还会笑到喷出来的情况?

反正刘小别做到了。

 

4.

总归是出于好奇。

孙翔这个勇敢的年轻人,终于向刘小别的耳机伸出了黑爪。

趁其不备,孙翔抢过一只耳机给自己带上,只听得那高档时尚音质好的耳机里传出这么一句:

“……大铁棍子医院去找捅大夫……”

孙翔顿时一脸震惊的看着刘小别。

“合着你天天写作业的时候都在听郭德纲?”

刘小别反倒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翘着二郎腿道:

“啧啧啧,到底是年轻人,不懂得欣赏民间艺术怎么行?”

孙翔:“呸!”

 

5.

按照常理来说,每个宿舍只要有一个人订闹铃就够了。

但是在307里,几乎每个人都有订闹铃。

原因只有一个。

他们早上想听的闹铃铃声不统一。

刘小别几乎天天换闹铃,大部分都是各种游戏配乐。

孙翔的闹铃是一首固定的纯音乐——Just Blue(动物世界片头曲)。

唐昊自诩逼格高,用的是各类美剧英剧的曲子。

徐景熙认为闹铃这种东西怎么听都会烦,所以干脆用了手机自带的BGM。

李华觉得闹铃听啥都一样,所以干脆随机列表。

至于邹远?

邹远从来不订闹铃,每天光听他们的闹铃连环奏就够了。

 

6.

某天早上邹远被他们的闹铃吵醒。

但是其他人都没醒。

“……”

邹远早上起来的时候一般都没有说话的欲望。

呵,根本不想叫他们起床。

但是吧,自己要是不叫他们起床的话肯定又会遭到事后报复。

权衡利弊之下,邹远下床的时候踢里哐啷,刷牙的时候疯狂敲桌子这才把人一个个的敲起来。

这时还有些神情模糊的邹远脑海里突然蹦出来一句邓小平爷爷说过的话:

“先富带动后富。”

换到这个宿舍里就是:

“先起带动后起。”

 

7.

唐昊初中的时候跟邹远坐同桌。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邹远每天中午都会带来一瓶1L的冰红茶喝。

唐昊一开始没觉得奇怪,直到第五天的时候唐昊忍不住发问了。

“你哪儿来那么多零钱天天买水喝?”

邹远平时是个比较节俭的人,一般都是自己带水来学校喝。

兜里有零钱是因为他自己坐公交上学,有个几块钱的也很正常。

但是像这样天天买四块钱的水完全不符合唐昊心中邹远的人设。

邹远一脸淡定:“第一天是为了破零钱买的,后来发现中了‘再来一瓶’。”

唐昊一脸懵逼:“然后你就一直中?”

邹远理所当然:“然后我就一直中。”

“……”

“然后老板就认识我了。”

“……哦”

 

8.

孙翔在初中升高中的那个假期一度很闲。

出去旅完游回来后咸鱼在家。

孙爸孙妈都出门工作了,就孙翔自己一个人在家。

天天吃外卖的话一是经济消耗不起,二来外卖天天点也会吃腻。

对于饭菜口味有些挑的翔哥终于在某一天下定决心自己做饭!

做什么好呢?

孙翔翻了翻冰箱发现有包好的饺子。

然后打开百度,搜了一个“懒人蒸饺法”。

发现用高压锅做饺子速度又快味道也不差。

于是孙翔翻出高压锅开始煮饺子。

做好前期准备后,等待的那五分钟时间里,孙翔坐在客厅玩了一会儿手机。

但是之前他忘了开安全阀。

过了几分钟后,只听得“嘭”的一声巨响。

锅炸了。

 

9.

“……”

幸运的是人没事。

只是这厨房溅着星星点点的饺子馅,还震碎了旁边的盘子和碗。

孙翔以前以为所谓的“炸厨房”都是小说动漫里才有的情节。

现在的他明悟了什么叫做“君子远庖厨”。

以及什么叫“来自亲妈亲爸的关爱”。

 

10.

孙翔自此以后被老妈禁止进入厨房做饭。

每次吃饭前两个小时,孙翔必须把家里的碗洗了。

孙翔一开始还是乖的,但是连续洗了大半个月孙翔就不行了。

洗碗是一件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

于是某天孙翔终于罢工了。

孙爸那几天出差不在。

孙翔妈回到家以后看到池子里的碗什么也没说。

孙翔就从六点半等到九点半。

孙妈还是没有做饭的打算。

孙翔忍不住了。

“妈,你不做饭吗?”

孙妈高冷的一笑:“你不洗碗我怎么做饭?”

“……”

 

——————————————————————

完结

唉……七期我大概是江郎才尽了。

也许还有后续?

轮回篇再见吧。

 

评论(7)

热度(54)